法盲之罪,不可能忍

2019-06-24 21:03栏目:时尚一线
TAG:

第一集 无名之毒

图片 1

一个国庆看完了现在被捧上天的网剧《无证之罪》。我实在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点赞?作为一名普通的法律人,我实在是欣赏不了这部槽点满满、缺乏基本法律常识的剧。

没有名字的毒药不是随便就可以研制出来的,而恶毒之心却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产生。

Judical Examination

下面细数一下已经让人忍不下去的法盲情节:

第二集 冻死

  《真实故事计划》66号的作者田建宏律师很可能没有想到,他的稿件在2016年10月最后一天被推送出去,评论区却是骂声一片。有说禽兽律师杀人犯帮凶的,有怀疑是抖机灵的,甚至有说法律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1、不是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就可以自称律师的。

在死亡永别时,“明天...有空吗?一起...去吃好吃的吧!” 对这句台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由此想到了很久以前的电影灵异第六感里最后的对话,心理医生的鬼魂和小男孩明知道以后再也不会相见,最后的告别却是“See you ,tomorrow.” 第二集也有大量关于女主的伏笔,是人物形象很关键的一集。

  故事叫《救下少年杀人犯的辩护人》,讲的是执业初期分到的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按照当年(2009)的刑事诉讼法(1996),这意味着作者要服务的那位叫李一峰的被告人可能判处死刑。实际上,检察院是这样建议的,法院也是这样打算的,判决书都印刷了几千份无奈得销毁。

郭羽在一开始就自称律师,并很快就介绍说自己在考司考。乖乖!尼玛一个实习生就敢自称律师!?exo me?在我们国家,要成为一名律师,你必须先(1)取得国家认可的学历(通常为本科及以上,从明年开始必须法学专业毕业)或即将从法学院毕业;然后(2)通过每年一次的国家司法考试,并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然后(3)在律师事务所实习一年,并通过律师协会的考核。

第三集 刺伤

  要从一群少年说起,19岁的李一峰带着几个未成年过上了偷鸡摸狗打家劫舍的快活日子。“他们用抢来的100多元零钞在路边的烧烤摊饱餐一顿,酒足饭饱后,便觉得自己无往而不胜了。”“他们先后拦下三辆出租车,都觉得不合适,直到一辆崭新的桑塔纳2000停在旁边,司机是女的…”出租车到了荒郊野外,李一峰只开车,剩下几名少年分别实施了勒脖子、绑、扔到后备箱、用毛巾堵嘴,在发现被害人逃跑后将其活埋。案发后,李一峰一幅毫不在乎的样子,其父也是感觉无能为力。在大家眼里这个案子只要走完流程就好,还能好好儿过个年。只杀他一个,换来被害方被抚慰。连辩护律师的领导都决定把案子交给一个新人。

处于第(1)阶段的人,在律所只能实习,或者提供行政辅助工作,在法律上讲,是不能开展正式法律业务。这个阶段的人参与业务,只能提供辅助活动,一般称为“实习生”。

和99.9刑事律师一并让我想起了TVB港剧风靡一时的时候,想到了法证先锋、怒火街头,当时超级喜欢欧阳震华扮演的法证部高级督察高Sir。这两部日剧,通过法医与警察检察院,律师与法院检察院矛盾的冲突,表现了日本对于公正法制、科学的追求。一个法治国家,大到国家法律、司法体系小到法医学都应心存敬畏。

  律师最终找到了最高法院一项批复,说倘不是事先预谋,应该把抢劫行为和杀人行为分别考量。这样的话本案就不够判死刑了。庭审中还有一次小转折,辩护律师说,检察院指控我的被告人两个罪,不对,还有一个杀人罪没指控!大家一度以为他疯了,直到他拿出那条司法解释。

通过(2)的司考后,必须向律师协会申请实习证获批后,才能有资格在第(3)阶段成为“实习律师”,在律所参与正式业务。但是,“实习律师”根据规定,不得单独办案,必须有正式律师带教。只有实习期满一年并通过律师协会考核后,才能向司法局申请律师证,成为正式律师。

不得不说石原里美好美[二哈]还有一直在打酱油的龙星凉好帅[二哈]。剧真滴好看(最后时刻皮一下

  李一峰活下来了。

那么郭羽处于哪个阶段呢?看剧情介绍,显然处于(1),而且还没到(2)。就这么个在律所里只能端茶复印订卷宗的职务,竟然敢自称律师。不仅多次自称朱慧茹的律师,还敢独自接待“客户”严良,而且律所还真的放他去接待了。。。(摔!)这不等警察抓他,司法局就该找上门来了。

以上

图片 2

算了,我忍了,毕竟情节设定这是家黑律所不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一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剧照|放牛班的春天

2、“防卫过当”不是什么罪名都适用的。

  办完这个案件,律师应该是高兴的。毕竟刑事诉讼法第35条明文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2009年的表述和这里也没有很大差异。然而我也可以理解原文评论区的疑惑,和对于公平正义的诉求。问题在于,所谓的公平正义是否一定要通过对李一峰判决、执行死刑来实现。

黄毛正着手强奸朱慧茹,郭羽赶到用瓶子击打黄毛头部,同时朱慧茹在抵抗中用小刀刺捅黄毛致死。

  应当指出,以下立论基础是:刑法第33条规定了死刑是我国刑罚的一种,“死刑”两个字被刑法分则配置了28次,体现到最高法最高检规定的罪名上是46个;死刑政策是少杀慎杀;实践中(2007核准权收归最高院以来)被核准并由胜俊同志周强同志签发执行令的死刑犯确系“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这种司法考试常考情节,到了郭羽这个正在考司考的人、骆闻这个高智商法医以及一群警察眼里,竟然成了必须加以制裁的犯罪行为!?这什么鬼?!

  回到本案,既然说李一峰的小弟们“最小的只有15岁”,那问题就简单了,无论是263条抢劫还是232条杀人,都只要14岁就可以了,最高可以判无期。不是所有的杀人都要用偿命来解决。

敲黑板,《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款:“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我正要吐槽自己刚才这两段背景却比正文长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借口:与讨论对象站在同一平台,分享共同的背景,明确了立论基础,论述就变得简单起来。然而很不幸,却还是说出了最后那句很残忍的话。没错,很残忍,我甚至能想象到有人很真诚地问我,如果被害人是你或者你的家人又该如何。这可能就是原文评论区有人所说的“…依法治国,但这个过程如此漫长,免不了真的有一些无辜者的情感和利益受到牺牲…”

划重点:正在进行 强奸 防卫行为 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 不负刑事责任

  还是张德江委员长主持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中,委员长会议*牵头起草的刑事被害人救助法被列入“需要抓紧工作,条件成熟时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目录。2018年虽然没有安排审议,倒也在路上。因为法律委员会**对2017两会的《议案审议报告》说,刑事被害人救助法或司法救助法属于“已列入本届常委会立法规划或立法工作安排,正在抓紧起草或者研究修改”。

编剧,请用脑子想想,为什么故事结尾时林奇用枪打死正在劫持人质的雪人而不用负刑事责任?仅仅因为林奇是警察?《追捕》看多了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蒲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时尚一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法盲之罪,不可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