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源八线城市和市镇的您,更应活出你和谐

2019-06-25 03:50栏目:时尚一线
TAG:

现在的我有绫在20岁时对大城市的向往和憧憬,也像她一样想做着有价值的工作,拥有完美的婚姻,事实上,说是女权,倒不如说是真实的人生,并不是这个社会对女人不公平,想要追求自我人生价值在职场的实现,就要牺牲家庭美满。想要拥有美好婚姻,就要放弃自己对于人生价值的某些定义。在大城市的生活,不管在怎么努力永远达不到出身富贵的人家。是现代社会的不公平吗?是这个社会要求的平等后对女性要求过高吗?

日本网络剧《东京女子图鉴》,讲了来自秋田县的女孩绫,高中便立志要做让人羡慕的人,大学毕业后到东京闯荡,二十年京漂的职业、生活和感情经历。

最近看了《东京女子图鉴》,讲述的是一个东北小县城的女子到东京打拼追求自己理想生活的故事。看完整部剧,虽然弹幕里充斥着对绫的负面评价,比如“虚荣”“不懂得珍惜初恋 平平淡淡的生活多好啊”“为了享受奢靡生活,竟然去当小三了”等等。但我的观感就是——“羡慕”。不是羡慕她所经历的奢华生活,也不是羡慕她事业有成,而是羡慕她内心的那股“欲望”,她在每个阶段都有股欲望推动着她,让她不断的前进。很多人说绫喜欢追随大流,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但其实在每个阶段她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当一个目标达到之后,她能够坚决的做出选择,抛弃当前的幸福,继续往前迈进一步。

我反而觉得并没什么怨言,那种富足物质生活的追求永无止尽,有些人的起点比另一些人高,那也是上一辈乃至上上一辈努力累积的结果,没什么可嫉妒。说对女性不公平,事实上,女性可以凭借婚姻实现阶层跃升,男性却更多只能靠自身事业上的拼搏,要负担更多的经济压力和婚姻中的责任,这就是这个社会的运作模式。

每个出身八线小城镇的女性都能从剧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曾有过的野心和梦想,物质的诱惑和困惑,人际的密切与疏离,离乡的自由与孤独,职业的上升与瓶颈,以及无所不在的阶层的差异与局限。这是一个平凡女性的个人成长史,是小镇女性的城市奋斗史。

故事通过绫的几次搬家以及恋情来变现绫的变化。这种手法能够让人很直观的感受到绫的改变。

不管是追求什么样的生活,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对自己选择可能带来的结果有所准备,明白有些选择一旦错过永不再来,明白自己是在实现自己选择的一种生命可能,而不是外面的声音告诉你,该追求什么,怎样才是圆满的人生,那就对得起自己仅有一次的生命了。

洋葱是分层次的,人也一样。

刚到东京的时候,绫住在三轩茶屋,“车站附近的仲见世商品街和铃兰大道,复古气氛满满,还不断有新开的店,混合着古老和现代并存的不可思议的氛围,恰到好处地时尚,恰到好处地俗气,这种不彻底性也和现在的我相符。以后如果有男朋友,是和这条街给人感觉一样的人就好了。”
此时的绫还是一个职场菜鸟,拿着23万日元的月薪,住在这片充满年轻人的地区是再适合不过了。平凡的外表与进取的内心所杂合的不彻底性也与这里相符,这是每个刚到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具有的状态。

不管是把自己有限的时光投身于事业,追求物质满足,创造社会价值; 还是投身于家庭,浸染家庭养育之乐; 或是其他投身于更广阔的世界的选择,追求精神生活的丰盈,都是生命的不同形式。

绫是努力且幸运的,至少,她取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从小镇女孩成为金领职业女性,上升到上中产阶层。要上升到壁垒森严的新富及old money阶层,绫似乎只有婚姻这个路径。然而,绫在这个阶层的感情对象中,声称是不婚主义者的高富帅为了工作职位的提升旋即娶了富家女,港区矮丑富男律师也明确告知自己将来只会娶港区出身的女子,巨富已婚男把绫当做不麻烦的玩具玩味调教绫的过程。绫的婚姻,只能选择阶层相近职位收入相近样貌丑陋的亚马逊男,而被工作掏空的亚马逊男无论在生理还是心理上都无法满足绫,即便如此,还是被下一阶层的心机女挖了墙角。

绫的公司分为两派,一派是打扮时尚华丽的商品管理部职员,觉得升职加薪不如嫁个好男人;另一派是从事高级时尚工作却不注重打扮的女孩子,觉得自己工作能力强于是渐渐转变成女强人。每一个新进的职员都会逐渐变成其中一派,而绫“两边都想要”。

我要去做哪一种?还是努力去平衡,都去体验呢?至少,有所觉察,就不会混沌的走入任何一种而在临终时后悔吧。

人类打从脱离原始社会,便有了阶级。即便在民主即政治正确的21世纪,阶层仍是社会的骨架,社会价值金字塔的排序标准是财富和社会地位,富贵阶层在金字塔的顶端,而八线小镇的普通人在底端。中产阶层是触手可及的,而中产以上,仿佛传说中的折叠社会,隐形的墙隔离所有的非我族类。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荷-OH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小姐身子丫鬟命,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说得大约就是绫这样,除了心气和努力一无所有,曾经意气风发的寒门子女。

此时的绫对未来充满着希望,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够在职场上有所作为,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能拥有美好的家庭。传统观念认为,女性自古以来的职能就是以经营家庭为主,男主外女主内,因而经常以三十岁来划分一个女性的价值,认为三十岁之前就应该把自己嫁出去,等到三十岁以后即使事业有成也没有人愿意娶了。因而很多女性在自己事业的上升期选择归于家庭。而对于绫来说,她认为事业和家庭是能够兼顾的,因此在年轻的时候努力追求自己的事业,同时也不忘谈谈恋爱。
如绫所愿,结识了与三茶相符的初恋,一个公司的小职员,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没有太多的野心,只希望平平淡淡的生活。但绫在爱情和事业都稳步上升的时候,却感叹道:“和直树在一起很幸福,是真的让我感到深深的幸福,但是,这就有问题。毕竟,如果是这种幸福,在秋田到处都是,费工夫来到东京,在时尚的城市,在时尚的公司做事,在这种情况下得到的幸福,就这样够了吗?
”这里有一个很赞的细节,绫看着自己起球也不舍得换的内裤,内心深深的感受到自己来东京的目的不是仅限于此。

物欲是社会价值排序的陷阱。 女人的物欲和男人的性欲一样,都是基于动物的繁殖本能。男人要传播后代,女人要哺育后代,物质让女人获得安全感,因为只有充足的物质才能保证女人顺利将孩子哺育成人,进而实现基因传递。男人的性欲通过事业和财富成就获得满足。女人的物欲可以通过男人和自身的努力来实现。

图片 2

社会价值排序利用物质符号化的诡计,制造消费陷阱,让人们耗尽一生精力,喂养欲望这头怪兽。

绫离开了充满生活气息,渐渐使她感到不适的三茶,搬到了惠比寿。“惠比寿,走在路上的人就和三茶不同,作为女人每个人都万事俱备,为了不论何时脱掉内衣都不会丢人,不管是身体还是仪容全部准备OK。”
绫开始与毕业于一流大学、年收入800万日元的商社精英,老家还住在目黑区豪宅的富二代谈起了恋爱,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出身小县城的绫有些嫉妒这个人的成长经历。这是因为绫从小就生长在秋田县,十分羡慕大城市的生活,出身底层的人对上层社会的人自然是嫉妒的,他们拥有最好的生活水平、最好的教育,从小就比别人见识的多、经历的多。
隆之所谓的“不婚主义”其实就是不愿和你结婚而已,最终还是和同等阶级出身港区的女子结婚了。这里也体现出阶级分化以及不可逾越性,老一辈人强调“门当户对”,不仅仅指的是富裕程度,而是在不同环境不同教育培育下的人他们的生活观、价值观都是不一样的,在相似环境下生长起来的人会有更多的共同的话题,对事物的认知也会接近,在生活中也就更不易产生分歧。
绫问另一个同样出生在大城市打拼却仍旧拼不过富二代的青年:“男人会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人?”“一无所有的女人,没有自己的梦想,也没有理想,只是天真浪漫地支持他的梦想的女人。”

“成为别人羡慕的人”,对于女人来说,是20岁时住高档公寓,有年轻高富帅男朋友,可以偶尔去昂贵餐厅约会;是30岁时有完美的婚姻,先生有良好的职业和收入,家底丰厚,有孩子和狗,可以购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对男人来说,成为别人羡慕的人简单的多,就是事业有成,还有漂亮乖巧的女朋友或老婆。

图片 3

所谓“别人羡慕的人”,无非就是社会价值排序更靠前的人。富贵阶层是这个价值体系的制造者和维护者,通过对底层的价值观输出,控制他们的思维,使他们把上升的欲望内化成生命的价值,促成社会机器的运行和上层财富的积累。上升的欲望的外化,就是物质消费的符号化。

图片 4

向外追求永远找不到出路。

图片 5

蠢蠢欲动的底层分子要实现阶层跃进,除了和本阶层的人进行残酷的资源争夺外,还需要在与游戏规则制定者的游戏中获胜,微乎其微的获胜几率也是为了造就神话,刺激底层的流动。出身平凡,禀赋平平的普通人,在既有的社会价值排序中突围到顶层,几乎是不可能的。

即使到了现代社会,还是男权统治的时代,男人在择偶上还是倾向于家庭型的女子,男人到了年纪对婚姻的需求和女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男人结婚,即使要面临买房买车的压力(不结婚其实也需要这样),一方面多了一个人打扫屋子、煮好饭菜、生儿育女、经营家庭;另一方面在事业上也会给人更加成熟稳重的感觉。而女人结婚,很大程度上是受周围人以及社会舆论的压力,女性由于需要承担生育的压力,毕竟最佳生育期是很短的,所以到了三十岁左右就会被称为“剩女”,职场上的女强人还会被称为“黄金剩斗士”。这时候如果主张自己要自由恋爱、要追求事业都会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这种看怪物似的神情不仅来自亲戚朋友,还来自父母,毕竟父母也要和你一起承受舆论压力。于是,很多三十岁的女性由于无法承受外界的眼光,开始相亲,草草结婚生子,然后上演离婚戏码,还得背负“离婚女子不值钱”的标签。为什么离异男子就更懂家庭,离婚女子就成二手??这个社会给女性太多不公平的评判,生而为人,人生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个人的价值也应由自己来评判,什么时候却成了社会观念来给女性贴标签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蒲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时尚一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发源八线城市和市镇的您,更应活出你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