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那个太阳,才能融化你让你飞翔

2019-07-23 13:08栏目:时尚一线
TAG:

好像是高中的英语试卷吧,阅读题里有一篇文章讲的就是科学调查表明一个家庭里排行处于中间的那个孩子最容易被父母忽视,性格上也会比较渴望关爱?具体我也记不太清了,但这个结论让我印象深刻,因为当时还暗自庆幸作为家中老二的我,下面没有弟弟妹妹了。

最初看这部剧仅仅是因为想要找一种放松的方式,刚好好友强烈推荐。带着弥补自己未经历过的人生的遗憾和好奇钻进了这部剧里,一发不可收拾。好巧,那天刚刚看过一篇讲述那个年纪的伙伴们的文章。当巧合多了,我便开始相信命运。好啦,闲话再叙。 最后的结尾,故事回溯到最初的起点,仿佛时光在这里停滞,却早已此去经年。关闭视频的那一刻,带着多年未有过的怅然若失,又不仅仅是失落,有开心、失望、不满......双门洞的老邻居们各自离开,曲终人散,青春散场。彼此相携走过人生最困难的时光,失意时的抚慰,开心时的分享,困境里不计得失的帮助......最后仍旧一场别离,任再多的不舍化作泪水,终是离开。那些人儿变作回忆里最美的风景,或在今后每一个冬日温暖着彼此的心灵。幸好,最后的最后,最重要的人仍在身边。 这个琐碎温情的故事里交织着亲情、友情、年少时懵懂的爱情,不似韩国高分电影般满满的对人性黑暗的揭露,没有那样的“深刻”,那里,是平凡人的日常,那里的每个人都不完美,却写尽了我们触手可及的美好。 成年人的世界诸多烦忧,年少的人们诸多轻浮,而那时的青春却如此闪闪发光。看过电视剧的我们,“忘了”长辈的辛劳,“忘了”父母的恩情,青春和爱情是我们最大的热衷。如编剧“引诱”的一般,我们在“猜老公”的路上乐此不疲,看到最终的结局,正焕粉们带着被欺骗了似的愤懑心疼着这个外冷内热,细腻深情的男孩,他是无私的朋友,贴心的儿子,会默默守护着喜欢的女孩的大男生。他很优秀,又低调着不刺眼,正直善良。他的个性里同时又有着犹豫退缩的部分,不那么懂人心。疼惜着他做了那么多,最终却因低调内敛不喜表达被朋友“无视”掉,他内心的悸动和苦涩只有自己承担,也浑不在意。 正焕粉们对编剧的不满是有道理的。不在于她没有给正焕一个美满的结局,或者说没有想观众交代一个美满的结局。而在于她把正焕塑造成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似的人物,让观众从上帝视角看到了那么多“真相”,最后又让观众早已代入其中的情绪落空。想来,多少人的青春不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暗恋呢。其实,除了没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除了暗恋的烦恼,正焕的青春岁月很幸福,良好的家境,优异的成绩,身边一群有爱的伙伴,顺利实现理想成为战斗机飞行员。正焕对每个人都很好。细细品味,正焕或许真的没有崔泽那么喜欢德善,看似偶然造成了不幸,而事实上,他原本拥有的机会要比崔泽多了太多,他拥有德善的偏爱,却总是把德善推开,被误会了也不解释,任德善独自哀伤。也许是因他的犹豫,也许是他不懂女孩的心,可也或许,他没有崔泽那么坚定,没有那么顾及德善的感受。也或许,如果那么喜欢德善,便不会离家很远去从军。 想起看到中间部分的时候,激动的和好友说,越来越喜欢金正焕了,他既有我喜欢的一切品质,又有会令我心动的一切品质。同时又在同一个语音里吵着说,我要和崔泽结婚!当时无心的情绪化胡言,并未多想。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在潜意识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们是“上帝”,不是德善。我们习惯了偶像剧里男主和女主虐心的恋情,习惯了崔泽这样温和纯粹的人仅是陪衬般的存在。我们不是德善,就忘了谁才是德善真正的幸福。德善亦不是我们,她的视野里看不到正焕的默默守护,她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是正焕偶然才表现出的真心和更多的回避、对她半玩笑半认真的冷言和贬低。 德善的开朗、善良、大大咧咧让我们经常忘记她是家里的二女儿,是生活在姐姐光芒下,弟弟阴影里,总是被父母忽视的二女儿。从小和一群异性伙伴一起玩闹的她,有些男孩子气的个性让身边的这群异性伙伴不把她当作会被异性爱慕的女生。当崔泽明确的说喜欢德善,不是朋友,而是对女人的喜欢时,男生们表现出的是惊讶和不可思议。十几岁的年纪总是很敏感,她是男孩子身边一起长大、可以随意开玩笑、没心没肺的成德善,便忘记了她还是一个小女生。 看到剧里德善误以为善宇喜欢她,满心欢喜,期待着初雪那天的表白,结果等来的竟是得知善宇喜欢的是总和她打架的亲姐姐时,德善愤怒、委屈、不甘的泪水让我觉得好有趣,笑得不行。看到后来,就为德善心酸。 姐姐宝拉羡慕着德善的好人缘、会撒娇,但宝拉自有着自己的骄傲,有自己的成熟、清醒、自持,带着优异成绩的光辉去了首尔大学。除了不可同日而语的学习成绩,她的整个心智都要比德善成熟太多。她不会如德善般只因对方喜欢自己就喜欢对方,在面对大事、面对人情时,她更有长姐的风范。如她所言,曾经,她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是她自己。为了梦想,为了专心准备司法考试,她决绝的放弃爱人,走得义无反顾。多年后,重遇曾经的爱人,终于放下骄傲,希望可以重新开始。再后来,面对善宇在心理上为弥补当年所受的伤害而摆高姿态提出的条件,宝拉甚至有些放下自尊。让我这个看客都有些不忍,她是宝拉呀,这时显得这样卑微。 德善的善良体现在生活中的点滴琐事里,宝拉则是体现在大义上。宝拉会因珍珠这个几岁小女孩没有给她零食,而告诉珍珠这个世界没有圣诞老人,你手里的好吃的是妈妈买给你的(啊,这个大姐姐好“邪恶”)。同时,她也会为了让珍珠妈妈安心而连夜开车送珍珠妈妈去看望生病的女儿。宝拉会因妈妈把她的衣服洗了,导致她没衣服穿而对妈妈大喊大叫,同时,她也会顾及家庭的经济状况而牺牲自己当检察官的梦想,转而选择会得到资助的数学系。她在平日里对胡同里的孩子毫不客气,让胡同里的孩子甚至一些大人都有些怕她,却会在年少丧父的善宇父亲葬礼上,悉心安慰独自悲伤哭泣的善宇。她会因忽视父亲的鞋码和衣服尺码,为父亲买了不合适的鞋和衬衫而对父亲倍感歉疚,也会怀着大学生特有的一腔正义和热血参与反政府的学生运动,哪怕明知这样做会有牺牲个人前途的风险,哪怕父母拼命反对。 wuli德善完全不是宝拉(当然,除了她们的战斗力都是一等一,哦,德善要稍占下风。哈哈,有这样两个姐姐,真是苦了我们余晖)。德善的心里要多了几分柔情,多了几分脆弱。身为不受重视的二女儿,又没有突出优势的她,不似姐姐的内心有那样的骄傲,不似弟弟那样受宠,不像姐姐那样瞪一下眼睛,全世界都不敢招惹她,也不像弟弟那样得到更多的照顾。也许是自卑让她渴望认可,才会出现谁喜欢她、她就喜欢谁的情况,看剧的时候只觉得这是年少的幼稚,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丧失自我呢,只是德善的明亮热情让人们忽视了她内心深处的缺失。她还是一个渴望肯定自身价值,需要被呵护的女孩子。 从开始时看到德善误会善宇的感情乌龙,觉得好好玩,到后来以为自己再度被拒绝,坐在街边台阶上伤心着没人喜欢自己,到后面的恋爱每每被甩,还嘴硬的说都是自己甩别人。一直到最后,不想承认被对方爽约,不想被嘲笑,硬生生的穿着单衣和拖鞋去赴一场无人的约会,拿着两张门票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便越发心疼这个女孩。在伙伴们并无恶意的嘲弄中执着得维护着自己的自尊,压制着自卑。 我在想,换作宝拉,面对这样的嘲弄,便会直接回应一句“想死吗?!”(当然,是没人敢和宝拉开这种玩笑的,呵呵.....),怎会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甩而如此“赴约”呢。 上天给了正焕太多的机会,德善也曾对他多加青睐,他都面无表情的回避掉了,被误会了竟然都不解释,任德善伤心。曾经在德善心中,他是一个可以喜欢的人,阿泽是一个需要被她照顾的弟弟,后来,在那么多机会被正焕浪费掉、德善也几近心寒后,德善终于意识到曾经需要她照顾的阿泽长大了。这份感情或许在那一年棋赛结束后、阿泽的表白里便可以结束了,可再后来,夹着和德善合影的钱包竟还戏剧性的掉在了阿泽的房间,阿泽放弃表白,又给了正焕数年的时间。 看到正焕为梦想选择从军时,总觉得正焕没有那么喜欢德善。正焕优异的成绩、相对富裕的家境让他有足够多的选择。他为了梦想,选择了离德善最远的一条路。 后来对比崔泽,这种感觉愈加明显。那一天,二人各自奔向只穿着单衣拖鞋,独自等在寒风里的德善。看似几个红灯让正焕比崔泽晚了一步,从此彻底错过。可是,上天那么垂怜正焕,甚至让他直接看到真相,明确的告诉他德善现在的处境。崔泽却什么确切的消息都不知道,只凭着对德善的了解和分析,就毅然放弃比赛,放弃异常强烈的胜负心,放下多年来的自律,无视可能因此对自己名声的影响。哪怕驾驶技术烂到不会停车,哪怕大家坐他的车都会迟到,他依然比正焕早一步见到德善,阿泽面前的阻碍,何止几个红灯。正焕在那时,放弃的不过一场电影罢了。 对于崔泽来说,德善在他的心中起码是和围棋一样重要的,他会说,没有德善就不能活。对正焕而言,德善是他青春时代的美好初恋,同时,他的生活和人生的重心是多元的。 有时,人生是巧合,也像是宿命,崔大师遇见围棋,迷上围棋,成为一代大师,最初的开始只因还是孩子的德善“发疯”似的跑走,阿泽紧跟在后面追德善,于是,童年的阿泽和围棋相遇。 对德善来说,崔泽才是她最温暖踏实的所在。崔泽的喜欢是切切实实的触碰得到的。他会毫不在意的告诉别人我喜欢的是德善,无论他人觉得怎样的不可思议,他始终很坚定。没有冷言冷语,从不吝啬对德善的保护和关心。对比正焕的冷言怼德善,有意无意的把德善推开,在崔泽的眼里,德善永远是漂亮的、可爱的,也从不吝啬对德善的夸奖,毫不掩饰对德善的依赖。 同样在寒冬户外,哪怕德善找正焕要衣服穿,他都言辞犀利的拒绝。崔泽则会在逞强的德善面前主动脱下外衣,还说着是自己觉得热。就算全世界都对德善说“你的唇彩颜色好奇怪”,崔泽的口中永远是“好看”,哪怕他其实并不知道德善提到的给那款唇彩代言的明星是谁。也许他真的觉得德善怎样都好看,也许他是为了德善开心,无论怎样,都满载着崔泽对德善的心意。看似不食人间烟火,实则深谙人情世故又善良孝顺的阿泽,在该不该立刻向双方父母“坦白”两人关系的问题上却如此固执,就算德善告诉他,此刻的“坦白”会让两家父母难以承受,他仍然执拗得不愿妥协。 ...... 正焕说,如果没有当初的逃避,结局也许就会不一样了。可真的只是如此吗?除去他的犹豫退缩导致的错过,他也许真的并不是最适合德善的人。如当年东龙告诉德善的一般,重要的不是谁喜欢你,而是你喜欢谁。 《请回答1988》原本便不是偶像剧,不以虐心的情感纠缠为主题。现实中最实在的幸福并非经历几番怀疑、误会、伤痛,最后发现对方其实是爱你的。这样的故事很好看,很抓人,现实生活却多是冷暖自知。偶像剧中阿泽似的人物经常是暖暖的备胎似的存在,作为男二出场,在深爱的女一和男一纠缠够了终成眷属后,被编剧塞给一个“横空出世”的姑娘以示弥补,对喜欢男二的观众以示安慰。这部剧里德善和阿泽的感情融化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自然的水到渠成。对正焕,编剧也没有那么轻浮的在结尾塞给他一个女友。这是最实在的生活了吧。我们心疼着正焕,其实,大部分人的初恋都用作了告别,好多人的青春都伴随着一场关于暗恋的独角戏。这是正焕的青春,没有可惜或不可惜,他背后的付出,于他自己而言,原本便无所谓得失。人生,不是只有和初恋在一起才算圆满。 正焕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男孩,对朋友慷慨义气不求回报,对家人体贴关心照顾情绪,面对作为情敌的好朋友,他一样照顾有加。他只是不那么适合德善,或者,他原本便没有阿泽那么爱德善。 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都不尽相同。对于德善来说,崔泽的爱是最适合她的,这份爱疗愈了她心底多年的自卑,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给了她被重视、被需要的满足。 对编剧是有些埋怨的,前面一直在偏向着描写正焕对德善的关爱,对崔泽的感情世界着墨甚少,许多细微之处往往易被观众忽视。令不少观众期待正焕和德善终成眷属,最后却峰回路转。尽管再回头看时,结局早有铺垫,其实一切顺理成章。但这样的写法,总有“调戏”观众的嫌疑。 讲了这么多,其实这部剧的魅力哪里仅仅在于爱情呀。父母子女、邻里朋友,兄弟姐妹......各种感情融合其中,每个角色心中的欢乐与忧伤,平凡人间的点滴温情......为我们讲述了世间最平淡又最动人的故事。每个小节拿出来都是一点触动人心的柔情时刻。我想,这便是《请回答1988》的魅力了。更何况,它又带着那么多的诙谐搞笑,一些人的生活沉重却不深陷于生活的沉重,积极的生活,真挚的待人。有精神的活着,我们这些看客也随之轻快起来。

       多少年不给连续剧写长东西了。多少年没有给连续剧打5分了。关于《请回答1988》已经有太多人评论了,但这仍然抑制不住我想给它写点什么的冲动。哦,还有,我给它打了5分。

蒲京娱乐场网站,         但德善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上有强势优秀的姐姐,下有既会撒娇又是男孩的弟弟。在东方儒家传统的家庭结构中,德善作为二女儿,注定要做一个拼尽全力吸引双亲注意讨所有人喜欢的孩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韶光雨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总是认为,一部好的电影或者好的剧集,它总是有太多可以让观者谈论或者思考的东西,哪怕有些观点是对立的,哪怕有些结论是可争议的。

         纵观全剧,大家对德善的评价基本离不开“性格好、善良、活泼开朗”诸如此类,她比姐姐性子软黏父母,比弟弟更懂事不任性。家里只剩两个鸡蛋,没她的份;宇宙牌雪糕,只偷偷带弟弟去吃;生日蛋糕,也要提前三天跟姐姐合吃一个……她不是没有委屈,她曾发泄过,父母也对她感到抱歉。可她偏偏处在科学家都证实最容易被忽视的位置,又能改变什么呢?煤气中毒也被人忘了救只能靠自己爬出来。

       这部连续剧有太多闪光点了。关于亲情、友情和爱情细致入微的刻画,关于那个时代的点点滴滴的真实再现,关于细节的用心铺垫和结构的前后呼应,关于人物鲜明性格的饱满塑造。剧中那娓娓道来的故事,那蕴含的引人深思的哲理,既让人哭笑流泪,也让人低头沉思。甚至于剧里的某些个细节都可以拿出来慢慢咀嚼。

         所以好多女性观众不能理解德善的爱情观:怎么谁喜欢你你就喜欢谁?甚至将这种观念跟绿茶婊划等号。可她不是啊,她本来就是那个缺爱的二女儿,每当觉得拥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感情,她都心存感激,如获至宝,渴望珍藏。

        网上很多狗焕党,因为最后正焕没有和德善成cp就说剧集烂尾,说编剧中途改了剧本。我不苟同。首先声明我不是泽善党,说实话5人组中的4个男孩我都很喜欢,德善最后和谁在一起我都可以接受。但我今天想说说,为什么正焕不可能和德善在一起。那不是烂尾,不是偶然,而是性格使然。

         所以她误会了善宇,错过了狗焕,掩盖了阿泽,在短而多的感情路上频频被甩,这一切都是有形成原因的。若说前两段她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而伤心挫败,从阿泽似梦非梦的吻开始她不敢继续误会下去了,掩饰总好过再一次伤心。并且她不再剃头挑子一头热猛扑上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比起前两段被动感受到的“喜欢”相比,她先于阿泽表达前动了心。从阿泽在操场抱起她狂奔的那一刻,德善终于开始单方面萌发了一段感情,就像情感大师娃娃鱼说的那样,“德善啊,为什么要等别人喜欢你,你大可以喜欢别人”。

(以下内容可能涉剧透)

         所以她战战兢兢不敢轻举妄动,怀抱一份没有着落的感情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哭过之后重新上路。幸好啊,她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她。

       先说德善吧。这是一个敏感、善良、缺乏自信、渴望被爱的女孩。父亲因为替人作担保,全家背着债务,打小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上面有个代表全家骄傲的优秀、自信的姐姐,下面有个全家宠溺着的老幺弟弟,自己在中间,就像夹心饼一样。所以德善从小就懂得了委曲求全和谦让牺牲。家里有两个鸡蛋的时候,荷包蛋姐姐和弟弟各一个,自己吃酱黄豆;明明是隔壁大叔送她的烧鸡,结果姐姐和弟弟各得一个鸡腿,她只能吃鸡翅膀。姐姐成绩那么好,全额奖学金考上首尔大学,自己却常常徘徊在年级1000名左右;姐姐长得那么漂亮,自己却是总被嘲笑的丑小鸭,姐姐叫宝拉弟弟叫余晖,而自己只能叫做德善;和姐姐生日只差3天,每年生日都只能和姐姐一起过,从来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日。

         与其说阿泽喜欢德善,不如说是德善正好出现在阿泽的生命里。他的生活太单调,注意力太集中,心里能住下的人有限,小时候就被德善占位了后面的人再也进不来。但他又不是表象能欺骗众人(包括德善)的乖乖男, 他渴求胜利到吃药抽烟,男孩子喜欢的喝酒看黄片他一样不落,他超擅长一脸淡定目不躲闪地撒谎……毕竟活在围棋这种拼谋略玩心机的世界,所有人都小瞧了他的不动声色。作为棋手所拥有的胜负欲,阿泽一开始并没想让着正焕,他要赢,所以他准备向德善告白;但作为朋友,他最终还是在看清正焕的情感分量后选择了退让。

     正是因为这样,德善从小缺乏自信,甚至可以说有点自卑。虽然她那么懂得委屈和牺牲,虽然她表面上大大咧咧,总是和大家打打闹闹(和正焕爸爸的打招呼可以看出她有多善良啊),虽然看到只剩下两个鸡蛋时她说我不用了我吃不吃鸡蛋都行的,不过她也“希望自己的牺牲和委屈能被认可”,她也希望在别人眼中看到闪亮的自己,她需要别人的爱来肯定自己,而且必须是确定的而不是模糊的爱。

版权声明:本文由蒲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时尚一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有那个太阳,才能融化你让你飞翔